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停止药品电子监管码企业运行

自从本月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始以来,在电子药品监管代码的操作和数据的使用方面又发生了一场“战斗”。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人民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建议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立即停止企业对电子药品监管代码系统的操作,指责阿里的健康。 3月20日,阿里健康(Ali Health)通过微博公开回应称,只有数据服务平台的构建者和运营商才会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要求开放数据,使制药企业能够更有效地使用数据。 电子药品监管代码与“国家安全”相关吗?与几年前制药公司对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应该为在中国销售的药品分配统一代码的争议不同,这种对电子监管代码的操作者和使用权的争议很快演变成了对“国家安全”空的争议 从2005年开始,中信21世纪公司与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合作建设中国药品电子监管平台。 2014年1月,阿里巴巴控制了中信21(该公司的股票后来更名为阿里健康) 然而,谢子龙在NPC和CPPCC会议上表示,电子药品监管信息涉及国家安全,电子药品监管代码系统不应由企业操作。他建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撤销电子药品监管代码系统的管理权限,停止强迫企业向电子监管平台上传数据,并邀请公开招标寻求“廉价”的管理模式。 移动医疗企业家王军海指出,一旦掌握了国家药品监管信息,就可以根据药品流向、品种和数量分析疫情、突发事件等情况,这涉及到国家信息安全问题。如果信息管理不善,将会非常危险。 阿里健康在微博上回应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是平台数据的所有者,中信泰富只是21世纪平台的建设者和运营商。 主持该平台的阿里云获得了全球云安全国际认证金牌。该平台还通过了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评估。即使在极端情况下,如计算机房被破坏,数据也不会丢失。 ■专家对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连赢表示,电子药品监管代码的信息比“国家安全”更公开 因此,无论是谁管理和监督电子药品监管代码信息系统,数据使用的关键是遵循公开透明的原则,让公众参与其中。 数据服务的逐步开放应以保护药品消费者的个人信息为基础。 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对开放透明的多方参与平台的呼声越来越高。 无论谁管理和维护公共信息,所有利益攸关方都应该能够平等参与讨论和决策,从而建立一个合理的公共政策平台。 阿里的健康如何打开数据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要求,所有药品批发零售企业必须在今年12月31日前加入电子药品监管网。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电子药品监管代码收集、生成和存储的所有数据、文件、信息和记录都属于管理局,任何一方都不能用于商业服务。 但在王军海看来,这些数据的实际所有权实际上掌握在阿里手中。在数据逐渐开放的过程中,阿里推出了许多相关产品并从中获利。当数据完全开放时,市场将不再公平。 “数据是互联网的核心之一,一旦被垄断,其他企业可能会失去主动权 “王军海认为,要么在企业商业运营之前将所有数据公之于众,要么在完全公开之前不允许任何企业运营。 此外,这样一个系统应该有多个参与者,而不是一个企业单独运行。 阿里健康(Ali Health)表示,已经在多个渠道免费开放了药品信息和流向查询服务,并将在安全可靠的前提下,逐步向企业和个人用户免费开放更多的数据服务。 ■专家评论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宋华林,指出电子药品监管代码是一个信息可追溯系统。阿里经营它是可以理解的,它也反映了监管方面的公私伙伴关系。 追溯到电子药品监管代码的药品生产、消费和使用信息属于公共信息,应当成为政府监管的来源、消费者权益保护的便携式武器和刺激制药业活力的助推引擎。 如果这些数据可以用于分析,用于公共卫生和健康发展,这也是一件好事。 然而,就监管而言,各级药品监管部门能否有效利用电子药品监管码收集的大数据信息,真正用于药品安全监管?公众不理解它,需要对它进行评估和反思。 新京报记者王卡拉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