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食品工业走向海洋:品牌产出落后于资本产出

解读食品工业“出海”:品牌产出滞后于资本产出国内食品工业成本上升压力,推动海外开拓新市场;专家称资本产出比食品品牌产出快。国内品牌真正“走向全球”还需要一段时间。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期间,伊利集团领导的“中美食品智慧谷”备受关注,将中国食品企业“走向全球”的话题带入公众视野。 事实上,自2013年以来,中国食品企业对海外食品投资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乳制品行业和肉类行业占据了几乎所有交易资本排名最高的海外食品投资和并购案例,投资规模在5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案例有6起。 在食品企业的“海洋热”背后,不仅有自由贸易协定等政策,还有国内食品生产成本上升和激烈的市场竞争等因素。 业内专家表示,未来三到五年,中国资本投资海外食品领域的热情仍将很高。 然而,中国食品企业的资本出口速度远快于食品品牌,许多海外布局仍以国内食品市场为目标。 实现中餐真正的“走出去”还需要一个过程。 今年9月习近平访美时,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和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是15位随行企业家中食品企业的两位代表。 伊利和双汇不仅是各自领域的国内巨头,而且具有强大的海外扩张实力,在国际市场上不断努力。 早在2007年,伊利集团就向埃及出口了28.8吨黄油,用于全球水质检测。 伊利还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越来越受欢迎。 海外市场的真正开端始于2013年。伊利先后投资新西兰大洋洲生产基地,与美国乳品及主要科研机构合作,并与意大利最大乳品生产商斯卡达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成为中国唯一同时位于美国、欧洲和大洋洲的乳品企业。 同样在2013年,双汇集团以71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最大的肉制品公司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这是中美并购史上的最高水平。 合并后不到一年,双汇合并了200多家国内外公司,最终形成万洲国际并在香港上市。 万隆曾向媒体表示,2014年,中美企业的经营业绩创下新高,“中美企业的合作改变了世界猪肉产业的格局。” 在葡萄酒行业的海外投资方面,张玉和青稞酒表现最为突出。 据公开信息,自2013年以来,青稞葡萄酒先后收购了美国桑顿酒厂和美国葡萄酒生产销售公司纳帕·奇莱斯(Napa Chiles)的100%股权。 张裕葡萄酒在2013年购买法国法国法国法国白兰地福托之后,也在今年9月购买了西班牙葡萄酒生产商杜克爱欧 爱欧公爵的产品出口到五大洲的40多个国家,西班牙以外的销售额占其总销售额的55%以上。 上述企业只是中国食品企业“走出去”变革的缩影。 《新京报》记者梳理了2013年以来的海外并购案例,发现食品领域的海外投资主要集中在乳制品行业、肉类行业、葡萄酒等领域,更接近农牧业等原材料市场。这一结论也得到了中国投资公司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建军的证实。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乳制品行业和肉类行业占据了几乎所有在贸易资本中排名靠前的海外食品投资和并购。 前十名平均每笔订单投资97.2亿元,其中6项投资超过50亿元,2项投资超过100亿元。2013年,双汇国际斥资71亿美元(437亿元人民币)收购美国最大的肉制品公司史密斯菲尔德,光明食品集团在2014年收购了以色列最大的食品供应商特鲁瓦特56%的股权。 谈到食品领域投资集中在原材料市场的原因,向建军认为,“乳制品行业、肉类行业和白酒市场细分市场均以国内品牌为主,存在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龙头企业。” 这些企业具有良好的品牌形象、雄厚的资本实力、拓展海外市场的需求和实力,海外投资成功率相对较高。 “未来三到五年,中国食品行业的海外投资和并购将继续高速增长。 中国经济中速增长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再加上国内食品工业增速放缓,竞争日益激烈,成本上升的压力越来越大,食品企业迫切需要开拓新的市场和生产基地。 ——中投咨询食品行业研究员投资建军特色“走出去,回来”来自《新京报》的记者注意到,虽然资本迅速出口,但许多企业仍将目光投向快速增长的国内市场。 伊利集团(Yili Group)表示,中国的食品行业在“走出去”方面不同于其他行业,呈现出“走出去,回来”的特点,即在全球寻找合作资源,更多地回到中国,以便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 “这一特征是基于中国巨大且不断增长的消费者需求 “以乳制品行业为例,中国人均牛奶消费量正在上升,但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 美国乳品业发展成熟,但市场也日益饱和,而中国的特点是市场巨大,消费者需求旺盛。 中国乳品企业走出去寻求技术、资源和人才方面的合作,然后用更好的产品为中国消费者服务。 ”伊利集团说道 许多海外资本和食品巨头在与中国企业的合作中也瞄准了中国市场。 面对新希望集团的收购,澳大利亚第四大牛肉加工企业基尔科伊畜牧公司(KPC)CEO迪恩·古德(Dean Goode)表示,新希望和战略合作伙伴的加入将为KPC提供强大的产业支持。 新希望集团副主席王航曾向媒体表示,毕马威对华牛肉出口在并购后增长迅速,毛利润也同比大幅增长。 新的希望将有助于科索沃保护团更好地平衡销售,促进产品深加工,增加附加值。 外国食品巨头首次与中国企业合作,表现出极大的谨慎。 2014年7月,复星国际有限公司通过其资金收购了西班牙著名火腿和葡萄酒制造商奥斯本集团20%的股份。这是奥斯本自成立以来240年来首次引入海外投资。 奥斯本集团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希望找到一个符合要求的战略联盟伙伴,从而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大的动力,而不是单纯寻求注资。 困难品牌的出口不如资本的出口快。尽管越来越多的人在世界上看到中国资本,但中国食品企业尚未出口可口可乐和恒天然等全球品牌。品牌产出明显慢于资本产出。 今年6月8日,光明乳业(Bright Dairy)提出了90亿元的固定增长量和一项庞大的收购计划,收购其控股股东光明集团(Bright Group)所拥有的光明食品新加坡100%股份,从而间接持有以色列乳业巨头特劳特76.7%的股份。 特劳特是以色列最大的乳制品制造商,在中东、欧洲和美国市场有着广泛的敞口。 据推测,光明将通过特劳特的营销渠道出口光明品牌。然而,光明乳业公共事务部主任本敏(Ben Min)告诉《新京报》,光明乳业正在考虑将全球资源作为全球市场。然而,目前特劳特的收购更注重技术和产品,希望通过特劳特发展中国奶酪市场。 渴望与可口可乐相媲美的全球集团(Gatobal Group)正在国际市场建立销售渠道,但也面临许多挑战。 佳通集团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凉茶已经销往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连锁超市和餐饮渠道是佳通进入国际市场的主要切入点。 由于地理位置接近,东南亚是加托保“出国”的第一站。Gatobao正在整合其东南亚邻国的资源。 在加藤博看来,凉茶乃至整个饮料行业在走向海外时面临两大困难:“首先,他们必须面对由国际品牌形成的长期近垄断市场格局。外国消费者对国内饮料品牌的了解仍然有限,需要为一场艰苦的战斗做好准备。第二,凉茶代表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去参与国际市场竞争需要一个文化认同和接受的过程。 中投咨询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建军分析,食品公司加快海外投资布局背后有许多驱动因素。首先,由于土地和水资源等自然生产资源的限制以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食品公司在海外市场寻求资源并节约成本。其次,国内食品企业的生产加工技术与国际发达水平存在差距,因此他们走出去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此外,人民币升值和宽松的投资政策也是其背后的驱动因素。 然而,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签署后,对政策的影响更加明显。 2014年,光明乳业与澳大利亚太平洋乳业集团签署了产品加工协议。2015年7月,新希望乳业有限公司与Moxey家族、Perich集团和澳大利亚自由食品集团建立合资企业,成立“澳大利亚牛奶控股有限公司”:2015年9月,合生元宣布以77亿港元收购澳大利亚保健巨头瑞士健康集团(Swisse Wellness Group)83%的股份。 伊利集团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全球战略被称为“全球净额结算”,包括资源、技术和市场的分配 伊利在三大洲的牛奶来源和加工市场的分布将改变世界乳制品行业的格局。对长期依赖进口牛奶来源的中国奶制品来说,这意味着它有更多的发言权和定价权。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更直白地说,中国没有那么多土地,那么多未受污染的海面,肉制品的价格比国际市场高得多。然而,对牛、羊、鲑鱼等高端动物蛋白的需求不断增加,因此新希望(New Hope)开始走出去,利用当地资源在全球市场获得优势。 刘永好反映的“高价”不仅体现在肉类食品领域,也体现在乳制品行业。 一家在大洋洲分销牛奶资源的乳制品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如果该公司在国外生产一罐奶粉,然后运回中国,成本将远低于国内生产,即使包括关税在内。 中国乳制品行业协会名誉主席宋昆刚在今年第二届中国-荷兰乳制品产业链安全研讨会上指出,“我们的牛奶价格是世界上最贵的”,加工成本、员工工资、管理费和检验费也很高。 乳品专家宋亮认为,成本主要与机械化程度有关 从伊利的财务报告可以看出,伊利收购外国企业后,成本降低了30%。 此外,如果技术进步,工人实现标准化操作,将节省大量成本。 优质优价是中国乳品企业频繁“走出去”的最重要因素。 未来趋势风险不可避免地会伴随着一定的投资风险,而中国食品企业的投资热情不会降低,他们会很快“出海”。 中投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建军认为,国内外投资政策法规的变化、全球经济复苏、瘟疫和汇率波动都会影响食品企业的投资回报。 光明乳业是首家实现海外收购和上市的国内乳业公司。早在2010年,它就以4.21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新西兰信莱特乳业51%的股份。 2011年,信莱特实现净利润2506万元,但2014年,由于新西兰乳制品原料价格持续下跌,净利润损失84万元。 在谈到海外市场布局时,加托保集团相关负责人也早些时候表示,外国法律和市场环境并不像中国那样简单,需要法律谈判和商业对接,“找到经销商很好” 然而,这些风险并没有减缓中国食品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最近,有传言称,包括新希望在内的中国企业正计划收购范德蒙德澳大利亚最大、最古老的奶牛场公司。 对此,新希望集团办公室品牌公关中心负责人丁晨轩告诉《新京报》,目前评论不方便,但未来,新希望将更加关注并参与全球高端动物蛋白资源的整合。 “在高端动物蛋白产业的全球布局中,新希望具有优势。我们有一个全国性甚至全球性的销售网络系统 欧洲、美洲、亚太地区(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并购 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不久前也向媒体明确表示,为了进一步巩固双汇在全球猪肉行业的领先地位,双汇的全球扩张战略将保持不变。 “我们将从现有业务的持续发展中获得增长,并继续寻找战略收购机会。 中投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建军预测,未来三到五年,中国食品行业的海外投资和并购将继续高速增长。 中国经济中速增长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再加上国内食品工业增速放缓,竞争日益激烈,成本上升的压力越来越大,食品企业迫切需要开拓新的市场和生产基地。 此外,从食品企业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随着食品企业市场竞争力的不断提高,企业“走出去”的需求更加强烈,海外投资和并购是实现国际化目标的必由之路。 外国法律和市场环境不像国内那么简单。需要法律谈判和商业对接。 -我们将从现有业务的持续发展中获得增长,并继续寻找战略收购机会。 ——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是中国乳品企业频繁“走出去”的最重要因素。 ——乳品专家宋亮采写新京报记者郭铁实习生李婷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